欢迎来到黄山广播电视大学!

学生登录

学号登录

您现在位置:首页 > 徽学专栏 > 地域文化

“推扳”并非“推扳”,“失相”不是“歹相”

2017-09-25点击数(4151)
 

徽州方言的方言词,有的为与其他方言区域所共有,有的则是仅仅使用于徽州,或甚至更小的范围之内,但却都因为方言口语相传的特点,而使人们对其本字的认定产生了歧见,这就需要给予一番考证,来作出正确判断。

“推扳”是徽州人常用的一个方言词,但往往将它与“推班”混写。这个词吴方言也用,查阅《吴方言词典》,则认定其为“推板”,“亦作‘推扳’、‘推班’”。注明其有三义,1.为差劲;逊色。2.为相差;相距。3.为让;将就。并举了《初刻拍案惊奇》、《官场现行记》、《黄绣球》、《白毛女》、《海上花列传》和《负曝闲谈》等文艺作品中的句子作证。这些句子中有的用 “推扳”,有的用“推班”,还有的用“推板”。那么,这三种写法,到底应该认定谁是正确的呢?

考证的办法有好几种,然而最为可靠的办法,应是从其词语的产生和词义的引申变化上来作分析。也就是说,该词的三义,谁为本义。

相比之下,我们认为“相差;相距”应为本义,而差劲、逊色及将就等词之义应是由本义变化而产生的引申义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从这三义综合、比较分析,其“差劲”可以从“相差”中转义,而“将就”却正好能从“差劲”处引申;反之便难以成立。而如果“相差;相距”为本义,则该词的本字必是“推扳”无疑。因为一“推”一“扳”,这是两个用力方向相反的动作,而“掂扳”便是这两个方向相反动作构成的一个回合,而在这个回合的起点和终点之间则形成了一个距离,抑或可说成“相距或相差”,于是这“推扳”的本义便由此而产生。所以成书较早的《初刻拍案惊奇》和《官场现形记》写的都是“推扳”。而到了成书较迟的评弹《白毛女》便写成了“推板”。

归纳起来说,将“推扳”写成“推班”,还只是因谐音而写了别字,而写成“推板”则是因转音而以讹传讹了。

“失相”是休宁方言特有的一个词,意思是形容人行为不端,总爱干坏事,或是一股子想做坏事的样子,休宁人最爱用这个词来表达对行为不端者的不满和鄙视。然而尽管这在方言中是一个使用频率很高的高频词,但休宁人却似乎并不知道它的本字是“失相”。其证据便是休宁人总爱将这个词紧缩成一个“失”字来使用,而这“失”的词义,从使用的实际情况来看,是与“失相”相当的,所不同的是语调上更严厉了,情绪上更激烈了。在用这个词的人的心里,恐怕就正是将它视作“歹”字来表达的,有许多人则干脆认为“失相”原本就是“歹相”。在使用的过程中,有人认错了字,念错了音,误传成了“夕相”。

这倒是太看轻了休宁的老辈人,这里毕竟是一个出过十几个状元的地方。再怎么着,也不可能将“歹相”误读成“夕相”。是的,尽管在休宁话中“夕”确与“失”同音,都念作xì(吸),但这等没文化的错误想必也是不会发生的。

问题的实质是,“失相”这样的方言词,无论从内在的逻辑关系来看,或是从徽州方言的创作背景和创作特点来看,它是成立的。它的原义便是“失去了相道”,亦即婺源方言中的“相道”,或是其他县方言中的“没得相道”,这确实是对人的行为道德的一个很严厉的、具否定性质的评判。徽州人非常重视外貌、姿态与人的内在气质的联系,认为从人的“相”可以透视出他的“道”。而没有“相”,指的是没有“好相”,进而也可以判断为没有“好相道”,所以便因此而意味着“行为不端,总爱干坏事”。

但这里的“失”并不是形容间,实际上是不能剥离出来单独使用的。然而问题是休宁人早就将它剥离出来单独使用,这该怎么办?十全十美的办法是并不存在的,出路是,在口语状态中还只管照用,但如果要写成书面,便应将其作为缩语词对待,必须另加注释。

0
上一篇:“新人行茶”、“夹饼下茶”各有所喻
下一篇:填充词素 造就新词
点击收缩

咨询热线

0559-2511783